当年合并的医科大学逐渐争夺独立办学权,未来的医学发展会更好

起源于1928年位于开封的河南中山大学、1952年独立建制为河南医学院、1958年迁至郑州、1984年升格为河南医科大学、2000年与郑州大学、郑州工业大学合并成立新的郑州大学,郑州大学医学院的历程,是国内很多医学院校的发展历程。

目前郑州大学的医学类学科,拥有临床医学、基础医学、护理学、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药学等5个一级学科博士授权点,有基础医学、口腔医学、临床医学、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中西医结合、医学技术、护理学、药学等8个一级学科硕士点。在第二轮双一流评估中,郑州大学的临床医学进入双一流学科行列,在国家级一流本科专业中,学校的预防医学、护理学、药学、临床医学、医学检验技术等5个专业入选,学校目前拥有13加直属附属医院,其中三级甲等医院达到12家。

2022年3月中旬,郑州大学决定将郑州大学医学院更名为郑州大学河南医学院,实行郑州大学医学科学院、郑州大学河南医学院合署办公,内设党政综合办公室、学科科研办公室、本科生办公室、研究生办公室等,同时附属医院也纳入其管理体系。

从某种意义上说,郑州大学医学院改名为郑州大学河南医学院,是一种“分家”、“拆分”,对于原河南医科大学的毕业生来说,现在又可以称之为“河医”了,响应了当年300多为教授呼吁恢复“河南医学院”名称的呼声。

无独有偶,我们往前看,2021年的苏州大学医学院更名为苏州大学苏州医学院,恢复2000年并入苏州大学后的原名;2017年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部更名为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从而让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获得相对独立的办学权。

很多的网友对上述郑州大学、苏州大学和山东大学给予医学院更多的办学权叫作新式拆分,其实这种方式就是国外高校最常用的学部制。学部制分为有独立办学权和没有独立办学权两种形式,比如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部原来不具有独立办学权,改名为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后给予了相对独立的办学权。

另外如北京大学医学部,从一开始就享有独立的办学权,因为当年的北京医科大学也是一所非常强大的高校,不愿屈居北京大学下面作为一个二级学院而存在,经过双方的多轮次沟通协调,北京大学借鉴了国外的学部制,合并后的北京医科大学改名为北京大学医学部,虽然名字挂上了北京大学,但是医学部享有自己完全独立的管理权。大家现在看到的北京大学医学部,自己享有单独的招生计划与代码,自己的毕业生就业报告单独编制,本质上还是一所独立的高校一样。

随着越来越多的原医学类高校回归学部制或争回独立办学权,呼唤华西医科大学独立办学的呼声也响彻全国,2020年在华西医科大学110周年校庆之际,原华西医科大学校长曹泽毅教授呼吁华西校友与四川大学校友共建新华西、新川大。

与此同时,网络上一片呼声,要求并入中南大学的湖南医科大学恢复独立办学,湖南医科大学在并入中南大学20余年之后,在两轮双一流学科评估中,中南大学在医学领域颗粒无收,这对当年的“北协和、南湘雅、西华西、东齐鲁”四大医学院而言,其它三所均进入了双一流行列,唯独南湘雅却在外,这是很多原来湖南医科大学校友们所无法忍受的。

其实,对于很多医学类高校来说,再从合并的高校中独立出来,无论从办学经费、办学难度上来看,都会很艰难,从目前的三所高校改革来看,以学部制或者在统一的管理下恢复原医学院校的独立办学权,这不失为一个较好的办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